孤獨是一場重感冒

尚未習慣一個人的時光時,孤獨是一場重感冒,渴望來自他人的關心,卻只能一個人獨自煎熬。
第一天只是打幾個噴嚏,我不以為意,還是像平常一樣上班、加班、下班。第二天開始流鼻涕了,我知道自己感冒了,但我仗著自己年輕身體好,連藥都不吃,一邊包著紙巾“餛飩”,一邊工作。
到了第三天開始咳嗽了,恰逢工作最忙碌的時候,我儘量忍著不咳嗽,避免打擾同事們。有時候實在忍不住了,我只能驚天動地地咳嗽一番,同事們也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,丟下一句“注意身體,多喝水”就轉過頭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晚上回到家,我頭重腳輕地躺在床上。這時手機響了起來,是家裏來的電話。我儘量用平常的聲音回應著媽媽的嘮叨,不讓她知道她的女兒嘴上說正和同事們聚會,其實一個人病倒在床上沒人理會。掛斷了電話,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從床上爬起來,找出快要過期的感冒藥吃了,祈禱著明天能退燒,不用請假,月底能夠多拿一筆全勤獎金。
生病的時候人是最脆弱的,這一刻我突然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選擇離開父母獨自到城市打拼,如果我留在家鄉,留在父母身邊,也許我會少賺一點錢,但至少生病的時候有爸爸帶我去看醫生,有媽媽幫我擦汗蓋被子。胡思亂想了一會兒,我抱著被子昏睡過去了。
醒來的時候,我摸了摸額頭,發現沒有昨晚燒得那麼厲害了,勉強可以去上班了。雖然稍微舒服了一些,但是我感覺到了另一種來自心裏的難受。那是孤獨,如同這些天的感冒症狀一樣,讓我難受不已。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,生病了也沒有人關心,又不敢和家人說,一個人和病菌戰鬥,剛戰勝了病菌,又要奔赴另一個戰場。
這是我第一次孤身在外生病時的經歷和心情,同樣的事情經歷了數次之後,我仿佛有了抗體。這個抗體並不是針對疾病,而是為埋藏在心裏的孤獨而生的。一個人去看病,一個人做飯吃藥,一個人裹著厚厚的棉被發汗。沒有人會來關心和照顧我,我必須學著自己照顧自己。久而久之,我習慣了一個人,也習慣了生病,更習慣了孤獨。
原來,孤獨是可以習慣的,獨立和堅強是可以培養的。也許每個離家漂泊的人都會有類似的經歷和感受,我並不是唯一的一個。孤獨是一場重感冒,更是一場沒有人照顧的重感冒,我不得不孤軍奮戰,戰勝孤獨。可是,後來我慢慢發現,孤獨不是用來戰勝的,而是需要習慣,然後和孤獨和睦相處。
雖然孤獨是一場重感冒,讓人痛苦難受,但這種難受只會持續一陣子,有一天你會習慣。然後你會慢慢找到一種和它相處的最佳方式,就會知道孤獨並不可怕,也不再是一種煎熬,而是一段可以享受的時光。